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lin | 20 November, 2013 | 一般 | (7 Reads)

(一)

總想用混混噩噩的迷茫麻醉自己,結果思想越來越清醒。

總想趁著昏昏迷迷的夜色逃避痛苦,polo衫卻發現痛苦扎扎實實越來越清晰。

什麼無法阻擋傷感的來襲,它早已逆流成河,充滿整個生命的脈絡。

流覽塵封的,那蒙上歲月惆悵的,陳舊的封面,依舊是,紫色的瞳,紫色的夢,紫色的眷戀。

時光不會因此憐憫,繼續以冷漠的姿態,咄咄蔓延。封面下隱有喻意,模糊的形色,也依稀辨認。

那天的藍,那時的我,那刻的歡顏。寓意明顯而深刻,卻不等同於,可以在某個交疊的時空,能夠重現,飄逝的虹,縹緲的風,漂遊的千帆。

一個酒色的黃昏,驕陽撇下一個深吻。又把羞怯染上彤雲,於是這片荒蕪的歲月搖搖欲醉,借此微醺。

忘了沉寂的上古,還有伊甸園的單純。忽略苦澀的輪回,和無止的期盼,只剩下四處鮮明的美。

這方花雨紛紛,美奐美輪。那邊海市蜃樓,如夢如真。光陰至此延綿!

沒有思念,沒有哀傷,沒有絕望,沒有後悔,一路皆醉。

魂牽夢繞,隔空萬里迢迢。千絲萬縷,清愁夢裡難銷。極目青山,天涯峰巒漸小。

凝眸別岸,朦朧一川煙草。臨鏡描眉,鏡裡紅顏不老。懶舒雲袖,看我長髮及腰。

水光天色,鋪展一卷清曉。紅葉爛漫,隨鶴翱上虹橋。扁舟素水,盡穿雲霧杳渺。

秋色無痕,何曾落木蕭蕭。菩提無樹,虛度一生花好。塵世有你,或得一刻逍遙。

不落夭紅棲閬苑,美人玉砌駐嬌顏。神仙修成永寂寞,也負紅塵也負天。

馬踏黃沙荊叢亂,浮雲歸處幕蒼巒。玉樹流光何所見,斜陽影裡白衣翩。

古道崎嶇三萬里,胡楊遒勁九千年。一夢月牙呈清韻,酥手濯絲綠水邊。

凝視夕陽,淡淡地享受,這忘乎所以的沉淪。天地沒有了概念,時光是定格的畫卷。

眼中是柔情的海風,遊走的的沙鷗,閃爍的水韻。聯想的故事與現實很近,常伴的憂鬱與現實一樣真。

總是無法捕捉到一顆心,如同遙遠的星辰。海水模糊了腳印,仿佛掩蓋了過去,蔥郁,深刻,懊悔。

海岸線隨著暮色一起升飛,減肥直到蒼茫了一切,天空,冥想,夢寐……

(二)

夢幻的一瞬間,柔光又切換了鏡頭,每一個眼神婉轉,都為這秋意,增添一抹靈秀。

落葉繁華,溫潤的陽光,沐浴著俏麗的剪影,也撫摸著看不見的憂鬱。

風掠過樹的間隙,投下蕭瑟的寓意。一些感動又心中早早喚醒,回蕩千絲萬縷。

一些片段又在記憶深處久久徘徊,反復淺吟低語……

叢林中一株羞澀的薔薇,靜靜綻放羞怯的花蕾。靜謐的秋色令人迷醉,就算不是花開的季節也可以如此嫵媚。

等候的春天只看到高山流水,期待的夏夜卻只有雨打風吹,不再寄託任何季節,白雪只能掩蓋淒清的枯萎。

趁著天高雲淡盡情舒展,趁著生機盎然用情回味。原來孤獨可以至純至美,讓生命的盡頭燃放成灰……

沙曼珠花,在凡塵中搖曳今生的美麗。

那恒久的,沒有結局的思念,貫穿了生生世世的期許。

總是沒有覺悟,任憑高傲的花朵,無拘無束,釋放無盡的淒豔。

惆悵染成血色,就著濃豔的黃昏,蓬勃的的日出,逶迤漫天的絢爛,也不曾韶華將逝。

唯有清純的眸,晶瑩的魂,如清泉,如回雪,如冰澗,不怨無悔,等候一段如荼如火的纏綿。

窗前,灑滿陽光,劃過腥松的睡眼,開啟幻像,又一個白日夢到來。醒來後,便進入思念。

沒有星光,哭了月亮,才把誰想,卻又遺忘。原來是,暗戀趁著暗夜逃亡。

從此,夜充滿恐慌。從此,夜的路上佈滿荒涼。牛欄牌問題奶粉從此,夜夜將思念埋葬……

冬雪的夜依舊很白,只是,白得像白日夢裡的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