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in | 21 July, 2016 | 一般 | (14 Reads)


十九歲的我坐在北京到昆明的班機上。我穿著黑色的羽絨衣,嚴重脫色的舊牛仔褲,背壹個龐大的帆布包。??淩晨六點,窗外是凝重的暮蘭。我的頭昏昏沈沈,不知道是剛蘇醒還是欲要入睡。把包翻了壹整遍,也沒找到暈機藥。大約是忘記帶了。我總是這洋,隨時會忘記要隨身攜帶的物品。忘記壹件小小的物品並不要緊,有時卻嚴重影響路途時的心情。特別是對我這種暈機暈車的人。??小姐,不舒服嗎?要暈機貼嗎?旁邊的男子說著便遞過來兩片暈機貼。??我略略有些驚訝和激動。臉燙起來。我對他笑了笑,壹時無言道謝。??那是個成熟瘦削的男子,二十八九的洋子。??男子壹直註視著我,象是等我把那東西貼上。這讓我觸了電似的,渾身不自在。??在見到某個人的第五分鐘,

 

我已經知道我和他是否會有故事發生。從不相信感覺這東西,我只依靠直覺斷定與他人有無共處的緣分。憑直覺,我與眼前的男子煙雨濛濛攜酒 言歡獨向黃昏 ,無疑要發生壹點故事。只是我不能預測這故事的深淺長短。如果遇見能撥動我心弦的人,又何求壹定要天長地久。耳儒目染了壹些俗市男女的愛情之後,我不再期待“山無棱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”。我這麼想著,聽到了男子純凈的略略低沈的聲音。那是不張揚的青年男子才具有的音質。??小姐,要幫忙嗎?我幫妳貼上。嗯???哦……哦……??我壹時竟不知道這暈機貼怎麼用。我不曉得雙手該放在哪兒。我也不曉得是否要他幫我。既然如此,那麼我該是願意他幫我的。我有壹種想親近他的欲望。我這麼想可能有些可恥,有些低級輕浮的。可是,我無法拒絕他,我舍不得錯過親近他的機會,雖然我完全不需要他幫助,完全能獨自貼上那兩片在耳後。我清醒的時候是知道那暈機貼如何用的。看來我剛剛是混亂了迷糊了。我被他迷住了。我再次看他壹眼。那眼睛很銳利又很溫和,吸引我讓我相信他的手指不會亂來。那鼻子不算堅挺,但鼻頭到鼻梁生得勻稱。我不喜歡高鼻子的男人。他們野蠻兄狠。那下巴是稍稍上翹著。朝嘴唇的方向卷起,很挑逗的洋子。和我中學時候喜歡的壹個男生壹洋。我這人有個毛病,就是留戀陳年舊事,所以是這下巴讓我心動了。我只想壹直保持著僵持的姿勢,身體上頂著眩暈的略帶疼痛的腦袋,長久地坐在這狹小的經濟艙裏。帶著這種癡想,那個好聽的讓我機警的聲音再次繞過我的耳旁。

 

小姐,怎麼不貼上?不是暈機嗎?我幫妳如何???那謝謝妳啊!我答應著他對她笑著,順勢把暈機貼遞給他。我生得壹雙狐媚的眼,那笑彎起來的雙眼狐媚極了。??我定定地坐著,心速稍稍加快。他的身體靠近我,手指利索地觸及在我耳後。我感覺手心裏正汩汩冒著汗珠子。我耳後的被他摸索的那小塊兒皮膚是敏感,溫暖的。她們用隱形的方式激烈跳躍著。??好了!他的聲音有些歡騰。??這麼快。我傻裏傻氣地回應他。他笑笑。頓了頓對我說,壹會兒妳就不感到頭暈了。??嗯。謝謝妳啊。??他遞過來壹個微笑

 

我們彼此又安靜下來,機艙裏沒有旅客說話交談,也沒有空姐委婉悅耳的聲音。時間仿佛在壹瞬間凝滯。窗外的白雲從暮色中浮出來。機艙裏的人都被這委迤連綿的厚厚雲朵包裹著。我仿佛不是坐在機艙裏,而是在柔軟的大床上,欲要睡去,去會見那期待已久的悠悠好夢。????我試圖在夢中追憶這場旅行的每壹肢體語言,場景畫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