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in | 28 April, 2015 | 一般 | (7 Reads)
寫下一紙文字,扯開了一道美好的線索。我一個人的路過,路過兩個人的流光。風的衣衫撩撥起呼吸軟軟,搖曳成一壺的清雅,誰霸佔了誰的眸光,華髮打理著時間,絲扣締結著春去秋來;又曼妙成一湖的翠碧,瀲灩開來裝點了誰的詩意年華?臨水相照,清清附青青,季節不再分明,你我可是一幀最美的畫?入眼了美好的憧憬。

於這暗寂的夜,且讓思緒微弱的閃爍。季節的花開,還猶存一種嫵媚,在蕊心裏灼烈,又緩釋在靈動的心河。揮手一點煙,轉身一袖雲。你是我的最美,只供養了靈魂的安歇。魚肚白的天,一切浮雲在黎明的喧囂。誰為誰承諾?即已傾城,別說錯過。

文字像是罌粟,會把幸福疊加,也會把傷疤掀開。文字並不深奧。有的人讀的只是文字,那叫路過。有的人一語點破,那叫懂得。文字的世界裏,感謝你懂我。

記憶這個不是東西的東西,總是把想遺忘的備註的更清晰,任你不看不聽,也會在夾縫裏擠出來挑釁著你的遺忘。

有些人,已走了好久,有些事也已不再提及。只是怕碰觸時光,又路過了那一季的青蔥到蕭瑟成荒。紅顏清瘦,庭院靜寂,應是封鎖了琴弦錦帛。不敢叩門,怕擾了往事,怕一些相怨相問,怕憔悴的目光映射我無所適從的彷徨。轉身,浮生相忘,可是最好的安放?

想起,月光傾城,庭院深深,清風苑,還有好多的好多,那些我不知道或者報不出名字的地方,一朝緣生緣滅,一朝繁華落盡,一朝清清寂寂,一朝忘記了還心疼,一朝已不似當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