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lin | 11 April, 2017 | 一般
這樣的諾言被時光揉碎,痛了心,就是曾經的美麗,怎樣的呼喚再也無法回到初時的盛開。這樣的諾言是否就是謊言?許諾的人心裏明了,曾被感動的人心裏明了。而聽故事的人除了感慨,還能說些什麽?我們都不是智者,智者不會許下諾言!

不要讓諾言太過美麗!

太過美麗的諾言如同翅膀——許下了,妳就要讓受者去飛翔——即使,以後妳只能擡頭仰望,也不能再收回那雙翅膀。因為許下諾言的那壹刻,妳是真心的想讓她飛翔。再痛,也不能折斷那雙翅膀,妳已經不能再飛翔,就不要讓受者再離開天空。

不要讓諾言太過華麗!

美的如同夢幻江南,經不住天涼、經不住霜寒!壹只寒鳥的鳴叫,也會啼下落葉幾片。有時太過華麗的諾言像“皇帝的新衣”,在別的眼中我們是赤裸的。

疼痛也好,華麗也罷。其實,最重要的是,諾言不是漫不經心的應答。它不是“嗯”、“行”、“好”。它是撫著心牽著手時許下的承諾,許下諾言的壹刻,就是妳要不要尊嚴的壹刻。

不要說,我要摘下天上的星星親手送給妳;不要說,直教人生死相許;不要說,海枯石爛,地老天荒;不要說任流年老去,我不改初衷!這些,我們做不到!執手相看,我只給妳許下如此的承諾:我會盡力!如果只有壹碗飯,我會捧給妳吃;如果只有壹襲衣,我會披在妳身;如果,妳走累了,我會背妳壹程;如果,天下雨了,我會找個地方和妳壹起避雨——假如,這些妳能夠接受。

無論妳許下了怎樣的諾言,無論妳對誰許下了諾言——妳都要努力去踐諾。

lin | 29 March, 2017 | 一般 | (1 Reads)

總有壹份情,在回眸之間,傾刻就是重逢;總有壹種語言,不語,便是懂得。就像梅與雪的遇見,不論曾相隔多久,只若相逢,便如久別重逢。

生命中的有些美好,無論走多遠,縱然彼岸殊途,依然會輾轉在心間,在花開花落之間,氤氳綿長,時光那麽淺,歲月那麽長,無論季節如何轉變,要有壹顆溫暖的心,無論世界是否薄涼,要回報以真情,最深情的,不在言語間,而在心中,行走於塵世,將手心裏的暖,珍藏在心中的山水裏,將那些心心念念,寫意成年月裏最溫柔的尋常煙雨濛濛攜酒言歡獨向黃昏

隨著年齡的增長,開始迷戀那些幹幹凈凈的存在, 我渴望著風能吹走所有的寂寞和疲倦,讓尋常日子裏累積的陰霾,風煙俱散;也渴望著壹場雪,能覆蓋所有的灰塵,讓被欲望蒙蔽的心,變得善良而溫暖;我渴望著用善意和閱歷累起的城池,每壹個路過的人,都能用真誠來敲門。

我知道,生活不是詩,是平凡的歡笑和眼淚,是認真做好每壹天份內的事,不妄想得不到的,放棄無能為力的事,知道總有些地方不能抵達,踏實地走好每壹步,努力的適應身邊的環境,懂得孤單和不如意本就是如影隨行,不抱怨,不埋怨,心安,便是生活最好的狀態。

歲月深遠,如若妳是花壹樣美好的人,便會遇到芬芳,如若妳是雪壹樣純凈的人,也定會有壹顆純潔素美的心,人生的風景,其實是內心的風景,到最後都會回歸於簡單,於簡單處看人間冷暖,水瘦山寒的日子裏,更仿佛還沒有體味夠豐盈的絢麗,秋便揮手向我們告別了。

風起,秋葉落滿肩,禪聲漸遠。季節以固有的姿態,詮釋著雕零,仿佛這個季節,只屬於冷寂。長風浩蕩,薄衣不勝寒。樹影斑駁,葉落紛紛,壹路的繁華,消瘦在秋風裏。

lin | 8 March, 2017 | 一般 | (1 Reads)
時常想,要走過多遠的路,才能把壹顆心妥貼的安放在素白的光年裏。從晨曦到日落,從春暖到冬寒,這壹生有著多少故事等待塵封,又有著多少相遇成為風景。

這無涯的歲月裏,也許,唯有真情才可以供養出三千繁花,那些歷經的曲折,迷惑的困頓,大體都是自然賦予我們的經歷,讓我們可以在思索中豐富閱歷,在沈澱中開竅智慧。

就像,這春天,濃濃的生機豐盈著不斷拔節的生命寂寥過後,誰蒼老了誰的容顏韶華流年,誰又輕許了誰的海誓山盟,這樣的壹份喜悅帶著身心的自由和生動的滿足,這便是真實的壹種,正如我喜愛的這個世界,亦充滿了蓬勃的熱情和恒久的奉獻。

輕撣歲月的塵沙,就將些許的落寞和悵然遺落在過往的風裏吧,流年的腳步總是那麽匆匆,而我們余下的壹生很快,也很短。

其實,回首以往的日子,也曾受過傷,也曾失過眠,也曾糾結無措,倘若將那些流逝的過往都沈浸在壹片溫情中,那麽,再洶湧的悲傷也會被溫暖所稀釋。打開窗戶,讓風拂過發梢眼角,光陰沈澱下來的必然會是馨香,因為人心有暖,歲月才不寒。

我們當做的,就是好好珍惜眼前,與喜歡的人做著快樂的事,不傷感,不情執,凡事順從心意,倘若真有過不了的悲傷,不妨交給時間來成全。人生何需更多,只要以良好的心態處世,若能,將平常的煙火過成壹種浪漫,也不失為壹份圓滿。

lin | 19 January, 2017 | 一般 | (1 Reads)
也許是寒涼的太久了,便會向往春日萬物生,想像著花開灼灼,春風十裏的美好。折壹枝花枝,等妳在春天的路上,人生風景百味,最美不過,相思的夜,有明月照窗,安好的歲月,有壹人可守,可念。剪壹段山光水色,等妳,在最初的地方,妳眉眼間的暖意,就有如,經過春寒料峭,心裏裝著的那壹壺春色。

總覺得有陽光的地方,便會有花香,也許是墻角悄然開著野菊的暗香,或是窗臺上精心伺弄的玉蘭的清香,亦或是桃花灼灼的驚艷。有陽光和花香的日子,心懷壹抹溫度,不語,也是深情。時光破曬柔軟的地方,就會有歡喜,只要妳壹想我,就是快樂的,多好。我在蔥蘢的句子中輾轉,為妳落筆成詩,依然是,詩心如畫。

光陰,將日子描摹成壹朵花的模樣,留壹抹春色於心底,便會有壹隅溫暖,收留我的漂泊。許壹段尋常的時光,與妳在壹枚舊詞裏在最深的紅塵固守住自己對生活的承諾,在清淺的歲月來壹場忘我的邂逅,用寂寂的字符,寫風花雪月,亦寫柴米油鹽,將最深的情,私藏在心中,。

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,春風十裏,不如妳。總覺得,春天適合奔赴壹場萬水千山的約會,尋壹個念念不忘的人,遇見,便是溫暖,即便山遠水長,只要心中有期盼,也終會抵達。人世間最美的穿越,是從壹顆心到另壹顆心,最美的情,是初心若雪的通透,多遠的路,都擋不住思念的腳步,我邀春風喚醒壹樹桃花,只為與妳,在春天相遇。

lin | 13 December, 2016 | 一般 | (2 Reads)

他對自己的學生總是講,不管將來從事哪種風格,只要融入自己的情感,有新的理念,賦予現代感,便可以逐步形成自己的風格,滿足壹部分群體的使用或精神審美的需求,做陶瓷要有目標,否則就會失去生命力。

在景德鎮,聽的最多的壹句話是:“瓷如其人”,吳禮新斯文的書卷氣和他清淡的牛仔褲,清新的像壹杯淡茶,但若論起陶藝,他絕對會發揮他作為老師的授課精神,滔滔不絕,也因此,他也贏獲了學生的摯愛,被選為2011年景德鎮陶瓷大學首屆“十大最受學生喜歡的教師”。

夜晚,再次聽方文山的《青花瓷》,“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,瓶身描繪的牡丹壹如妳初妝,……”沈浸在婉轉的音樂裏,又忍不住翻看著吳禮新的青花瓷器照片,我忽然變得無比懷舊起來,像推開了壹道歲月的門,畫中的煙雲不會消散,畫中的時光不會流轉,在靈魂深處那抹藍慢慢因開,竟是親切,自然,樸素,溫潤,和刻骨銘心!結識馮韻儒老師,緣於景德鎮瓷博會,在她的展館裏,她身著壹襲簡單的棉麻衣裙端坐於長木桌前,為來往咨詢參觀的人壹杯杯嫻熟的沏茶;我首先是被馮老師面前的柴燒茶器吸引,我個人偏愛柴燒,它的樸拙、低調,是繁華洗盡後的古樸韻味和大美,我愛極了它骨子裏透出的壹股敦厚氣。

在與馮老師做了簡單的交流後,我又為她身上的壹種氣質深深著迷,這種著迷似乎又遠大於我對柴燒作品的熱愛,於是決定再次拜訪她!

“秋意涼,妳是我永遠的海棠”,這句第壹次聽到在最深的紅塵固守住自己對生活的承諾,在清淺的歲月來壹場忘我的邂逅,心頭便驀然升騰起壹股暖意。那暖,閃著感念的淚光,夾著秋花的香氣,久久不散。於是,就想以此為序,寫壹封長信給他。

壹天天沈凝的季節裏,甚喜壹份溫度不變的陪伴。壹些無需刻意和追逐的人,壹些適合自己的關系,都帶著體貼的味道。世人看不懂的故事,有太多情意,抵不過似水流年。早已過了絢爛熱烈的年紀,心懷沈澱,,喜歡上壹種溫和親暖的情感交集。

春深處,似乎所有的花都爭先恐後地開了。這個春裏,時光有約,看過那麽幾場花事,與往年壹樣,還是感覺桃花夭夭的緋聞最浩蕩,梨花勝雪的貞美最感人,櫻花玉質的風骨最惹心。春風拂過的枝頭,往事花又開,舊年盈暖香,朵朵清艷如故,似曾相識的模樣。壹山壹水壹夢間,步履奢靡落花,將瓣瓣念香壹壹拾起,裝幀成冊,都是誰給的回眸笑意。

lin | 4 October, 2016 | 一般 | (4 Reads)
贏了時間,就能贏了全世界,輸了付出,就能輸掉壹輩子當妳發現自己的時候,也許內心的文化就產生了,當妳了解別人的時候,妳的能力就是壹種高貴。

妳有壹份本能,被實踐成為經驗,妳有壹種人生寂寥過後,誰蒼老了誰的容顏韶華流年,誰又輕許了誰的海誓山盟 ,被刻畫為壹種才華,不要總認為很多人不如自己,其實自己很多事也是無能為力。

估量壹個人,需要內力,評價壹個人不需要太多的口才,善意的真誠,就能感動很多人,讓思維文化轉變別人的角度,讓人生觀轉變自己的生活態度。

有夢的人,接受了很多的孤獨和冷漠,有悲傷的人,很多人都是因為故事的深刻,揣摩出自己內心的文化,造詣,深意,探索,追憶,才發明了壹種高貴,學術,才華,輿論,和共同點。

贏了時間,就能贏了全世界,輸了付出,就能輸掉壹輩子有的時候,不要耽誤別人,沒有的時候,不要耽誤自己,其實人生很簡單,妳是壹個人,別人也是壹個人,沒必要用自己的欺騙去傷害別人,沒必要總自己的壹點點聰明去讓被人反感。

熟知的人都會駕馭冷暖,讓自己微笑,無知的人總是煩惱,找不到智慧,找不到說話的理由,找不到共同點,其實我們只是不會站立自己的位置,如果不能升華自己的本能,如果不能改變自己的語言態度,就無法被別人認可。

每天都有人走近妳的內心,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能讓妳留意,以為壹個大腦不可能接受很多,很多人的直接分析。

贏了時間,就能贏了全世界,輸了付出,就能輸掉壹輩子如果自己的冷變成壹種經驗,成為才華,那麽自己的智慧就會出現,自己的耐力就會出現,學會忍耐,就能看見很多很多的無奈,然後自己承受屬於自己的尊嚴。

也許妳所謂的被動,就是被別人猜測,但是妳付出的角度不同,當然會被人懷疑,妳表達的方式不同,當然會讓人反感。

lin | 21 July, 2016 | 一般 | (14 Reads)


十九歲的我坐在北京到昆明的班機上。我穿著黑色的羽絨衣,嚴重脫色的舊牛仔褲,背壹個龐大的帆布包。??淩晨六點,窗外是凝重的暮蘭。我的頭昏昏沈沈,不知道是剛蘇醒還是欲要入睡。把包翻了壹整遍,也沒找到暈機藥。大約是忘記帶了。我總是這洋,隨時會忘記要隨身攜帶的物品。忘記壹件小小的物品並不要緊,有時卻嚴重影響路途時的心情。特別是對我這種暈機暈車的人。??小姐,不舒服嗎?要暈機貼嗎?旁邊的男子說著便遞過來兩片暈機貼。??我略略有些驚訝和激動。臉燙起來。我對他笑了笑,壹時無言道謝。??那是個成熟瘦削的男子,二十八九的洋子。??男子壹直註視著我,象是等我把那東西貼上。這讓我觸了電似的,渾身不自在。??在見到某個人的第五分鐘,

 

我已經知道我和他是否會有故事發生。從不相信感覺這東西,我只依靠直覺斷定與他人有無共處的緣分。憑直覺,我與眼前的男子煙雨濛濛攜酒 言歡獨向黃昏 ,無疑要發生壹點故事。只是我不能預測這故事的深淺長短。如果遇見能撥動我心弦的人,又何求壹定要天長地久。耳儒目染了壹些俗市男女的愛情之後,我不再期待“山無棱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”。我這麼想著,聽到了男子純凈的略略低沈的聲音。那是不張揚的青年男子才具有的音質。??小姐,要幫忙嗎?我幫妳貼上。嗯???哦……哦……??我壹時竟不知道這暈機貼怎麼用。我不曉得雙手該放在哪兒。我也不曉得是否要他幫我。既然如此,那麼我該是願意他幫我的。我有壹種想親近他的欲望。我這麼想可能有些可恥,有些低級輕浮的。可是,我無法拒絕他,我舍不得錯過親近他的機會,雖然我完全不需要他幫助,完全能獨自貼上那兩片在耳後。我清醒的時候是知道那暈機貼如何用的。看來我剛剛是混亂了迷糊了。我被他迷住了。我再次看他壹眼。那眼睛很銳利又很溫和,吸引我讓我相信他的手指不會亂來。那鼻子不算堅挺,但鼻頭到鼻梁生得勻稱。我不喜歡高鼻子的男人。他們野蠻兄狠。那下巴是稍稍上翹著。朝嘴唇的方向卷起,很挑逗的洋子。和我中學時候喜歡的壹個男生壹洋。我這人有個毛病,就是留戀陳年舊事,所以是這下巴讓我心動了。我只想壹直保持著僵持的姿勢,身體上頂著眩暈的略帶疼痛的腦袋,長久地坐在這狹小的經濟艙裏。帶著這種癡想,那個好聽的讓我機警的聲音再次繞過我的耳旁。

 

小姐,怎麼不貼上?不是暈機嗎?我幫妳如何???那謝謝妳啊!我答應著他對她笑著,順勢把暈機貼遞給他。我生得壹雙狐媚的眼,那笑彎起來的雙眼狐媚極了。??我定定地坐著,心速稍稍加快。他的身體靠近我,手指利索地觸及在我耳後。我感覺手心裏正汩汩冒著汗珠子。我耳後的被他摸索的那小塊兒皮膚是敏感,溫暖的。她們用隱形的方式激烈跳躍著。??好了!他的聲音有些歡騰。??這麼快。我傻裏傻氣地回應他。他笑笑。頓了頓對我說,壹會兒妳就不感到頭暈了。??嗯。謝謝妳啊。??他遞過來壹個微笑

 

我們彼此又安靜下來,機艙裏沒有旅客說話交談,也沒有空姐委婉悅耳的聲音。時間仿佛在壹瞬間凝滯。窗外的白雲從暮色中浮出來。機艙裏的人都被這委迤連綿的厚厚雲朵包裹著。我仿佛不是坐在機艙裏,而是在柔軟的大床上,欲要睡去,去會見那期待已久的悠悠好夢。????我試圖在夢中追憶這場旅行的每壹肢體語言,場景畫面


lin | 13 July, 2016 | 一般 | (7 Reads)

那年,陸羽十八歲,有幸以全年級第壹名的成績躋身於高三年級重點班。教室裏,安靜極了,仿佛落根針都能聽見,只傳來書桌上“沙沙”的寫字聲。陸羽凝望了壹下全班四十九名同學,只感眾多異樣的目光紛紛向他投來:有漠然,有仰慕,有欣羨,也有不服和嫉妒。陸羽來自農村,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農民,沒冷氣機推介有任何向人炫耀的資本和可以依靠的親戚。在學校裏,他從不和任何同學爭執什麽,只是壹味地刻苦努力學習。陸羽明白,在這個社會裏,唯壹能夠改變自己處境的,只有來年的高考成績。陸羽對自己的未來沒有過高的要求,只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拼搏考上壹所較好的大學,畢業之後,擁有壹份穩定的工作和收入,接來農村的父母,好使他們生活得不再那麽辛苦。

壹天,陸羽去飯堂打飯,碰見了壹個長著甜甜笑臉的女孩。在擦肩而過的壹剎那間,陸羽不由得回首而望。此時恰碰上女孩回首舉目。她的微笑,她的溫和壹下深深地刻在陸羽的腦海裏。

學校裏,因青春的懵懂,好多同學私下裏都私下偷偷談起了戀愛。對此,陸羽矛盾過,慌亂過,但直到現在感情世界卻還任是壹片空白。雖然陸羽心底裏也曾偷偷喜歡過某幾個女孩,但最終也都因自卑而未曾向對方表白過,也未得到Toshiba冷氣過任何壹個女孩情感上的暗示。陸羽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學習當中去,學習成績壹路飆升,終於在高三新學期的分班考試中,脫穎而出,壹舉奪魁。這時,陸羽的心裏才湧現出壹種說不出的滿足和慰藉:慶幸自己沒有陷入感情的漩渦而影響學業;因為凡步入愛河的同學,在這次考試中,成績或多或少都出現了下滑。這使陸羽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希望。陸羽想起了古書中的壹句話:書中自有顏如玉。陸羽相信,在自己學業有成,工作穩定之時,壹定會收獲到壹份幸福圓滿的愛情。

然而不知為什麽,自從見到女孩的那壹天起,陸羽的心卻徹底紛亂了。上課開始走神,不由自主總會想起女孩,渴望與她重逢,更想向她問候,哪怕是只言片語,陸羽也心滿意足。但北海道自由行 壹種無形的壓力又迫使陸羽告誡自己,必須忘記女孩。因為父母的希望和重托,自己的理想和抱負,都迫使陸羽必須集中心力好好用功,為迎接明年的高考而努力奮戰。陸羽陷入了深深的苦惱和進退兩難之中。

壹天,陸羽和女孩再次在操場上不期而遇。還是那個甜甜的微笑,那麽溫和,那麽讓人感到甜蜜。此時恰巧同班的壹個同學剛從陸羽身邊經過。陸羽壹把拉住那位同學問道:

“請問妳認識剛過去那女孩嗎?”

那同學答道:

“認識。她叫知夏,校花級人物,普通班的,咱班班長鐘強的女朋友。”

“啊!”

陸羽不由得惱恨和自責起來,深深為近幾日的分心而懊悔:人家有男朋友,何必想人家呢!同時告誡自己,壹定要把知夏忘掉,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中去。果然不久,陸羽便徹底把知夏淡忘了。以後也見到知夏過幾次,但也只是禮節性的微笑壹下。雖然知夏還是那麽甜甜地笑著,那麽陽光,那麽溫和。

第二學期,也就是在臨近高考的前壹個月。陸羽聽到了關於知夏的壹些傳聞:知夏和鐘強分手了。陸羽這才想起,鐘強這幾天總是失魂落魄的樣子。不知為什麽,陸羽壹下感到心情特別的舒暢,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。同時,陸羽想到了知夏,心中升起壹股隱隱的牽掛和擔憂:知夏最近壹切都好嗎?莫不會因此而痛苦,且受到傷害吧?

周末的壹天下午,陸羽和知夏在街上竟然不期而遇。還是那個甜甜的微笑,那麽陽光,那麽溫和,絲毫沒有半點失戀受到傷害的表情。

lin | 18 May, 2015 | 一般 | (96 Reads)
美容助每個女性擁有完美身材,在穿衣氣質方面也會更加的出眾,好唔好局部減肥健康瘦身,keep住不必減去的脂肪。

美容在多年來為很多的愛美女士們塑造了完美身形,更因為對肌膚的養護讓自己得到了更多女士們的信任和以來,瘦身緊緻系列也受到了很多女士的喜愛。

能夠讓瘦身變的更健康,及時的讓肌膚因為驟然變瘦出現橘皮紋得到消除,讓肌膚變的更加緊緻美觀。消脂同步塑形,迅速改善線條,讓大家在這裡擁有讓人羨慕的身材。

lin | 28 April, 2015 | 一般 | (7 Reads)
寫下一紙文字,扯開了一道美好的線索。我一個人的路過,路過兩個人的流光。風的衣衫撩撥起呼吸軟軟,搖曳成一壺的清雅,誰霸佔了誰的眸光,華髮打理著時間,絲扣締結著春去秋來;又曼妙成一湖的翠碧,瀲灩開來裝點了誰的詩意年華?臨水相照,清清附青青,季節不再分明,你我可是一幀最美的畫?入眼了美好的憧憬。

於這暗寂的夜,且讓思緒微弱的閃爍。季節的花開,還猶存一種嫵媚,在蕊心裏灼烈,又緩釋在靈動的心河。揮手一點煙,轉身一袖雲。你是我的最美,只供養了靈魂的安歇。魚肚白的天,一切浮雲在黎明的喧囂。誰為誰承諾?即已傾城,別說錯過。

文字像是罌粟,會把幸福疊加,也會把傷疤掀開。文字並不深奧。有的人讀的只是文字,那叫路過。有的人一語點破,那叫懂得。文字的世界裏,感謝你懂我。

記憶這個不是東西的東西,總是把想遺忘的備註的更清晰,任你不看不聽,也會在夾縫裏擠出來挑釁著你的遺忘。

有些人,已走了好久,有些事也已不再提及。只是怕碰觸時光,又路過了那一季的青蔥到蕭瑟成荒。紅顏清瘦,庭院靜寂,應是封鎖了琴弦錦帛。不敢叩門,怕擾了往事,怕一些相怨相問,怕憔悴的目光映射我無所適從的彷徨。轉身,浮生相忘,可是最好的安放?

想起,月光傾城,庭院深深,清風苑,還有好多的好多,那些我不知道或者報不出名字的地方,一朝緣生緣滅,一朝繁華落盡,一朝清清寂寂,一朝忘記了還心疼,一朝已不似當年。

Next